女子8个月大时被拐 30年后与生父相见抱头痛哭
分类:北京周边 热度:

离家时,还是襁褓之中的婴儿;回来时,她的襁褓中,也有了两个月大的小女儿。30年弹指一挥间,但这条回家路对于生在梁平、现居河北沧州的85后女孩胡秀娟(又名任全)来说,30年的寻亲路有些漫长,故事有点波折。

回家:

30年来第一次回家,带着老公和两个月大的女儿

△一家人相拥而泣。△一家人相拥而泣。

3月3日,这是一个归来的日子。

“寻家尘埃落定时,娟鸟欢喜笑春归”,有人把胡秀娟的名字作入了诗句中,以庆贺这次等了30年的团聚。

一袭黄衫,怀里抱着两个月大的女儿,手里牵着老公,现在已经是河北沧州人的胡秀娟出现在了54岁的生父任本乾面前,父女俩相拥而泣。

这个场面持续了将近10分钟,胡秀娟同父异母的弟弟、妹妹也跟他们抱在一起。继母在一旁抱着胡秀娟的女儿,胡秀娟的丈夫也在背后轻拍肩膀,一家人尽情享受这团聚的一刻。

这虽然是胡秀娟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来重庆,但一下飞机就有了莫大的亲切感,“我真的有记忆,来过这里。”

“感谢!感谢那些在我寻亲路上帮助过我的所有人!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团圆……”胡秀娟和任本乾父女俩说了很多感谢的话,他们要感谢身边支持寻亲的亲友,感谢宝贝回家志愿者和民警。

拐卖:

襁褓中被拐他乡,不知道妈妈是谁

△父女俩窃窃私语。△父女俩窃窃私语。

胡秀娟先前的记忆中,她认为亲生父母家可能是四川达县的。她从有记忆的时候算起,自己很可能是1986年7月和母亲一起被拐到河北沧州的,第一次被拐的时候,她只有8个月大。

任本乾记得,那个时候,前妻李明英(胡秀娟的生母)带着女儿去赶集,就再也没回来过。后来,他找过在邻镇的前岳父母,报过警,在重庆及福建等地寻找过,都杳无音讯。他说:“我以为,这辈子再也不会找到女儿了。”

8个月,还在襁褓之中的年纪,连妈妈的样子都很模糊。从记事起,胡秀娟就没有任何有关母亲的印象:她在河北的养母去世的早,从她懂事时,便跟养父相依为命。

“从小,我问养父,我的妈妈呢?”胡秀娟说,养父并没有刻意隐瞒,而是从小就对她的身世坦诚相告。小时候,她虽然不懂“被拐”是什么意思,但是非常渴望能够有自己的妈妈。

寻亲:

爱看寻亲节目,亲戚鼓励她寻亲

在对妈妈的渴望和思念中,胡秀娟慢慢长大,渐渐也懂了自己的身世,有了寻亲的念头。

起初,她不敢给养父说,害怕老人知道了难过。让人意外的是,最先鼓励她寻亲的是养父母一家的亲戚。已故养母的三妹,胡秀娟的三姨鼓励她去寻找自己的亲人。

这位“三姨”爱看寻亲节目,每一次都被感动。“三姨跟我说,孩子,你应该去寻亲。” 胡秀说,30年的寻亲路异常漫长,她曾因为各种曲折、挫折而意欲放弃,但包括养父在内的亲友均鼓励她继续下去。

“没有搞清楚这件事之前,你的人生是不完整的。找到以后,你也多了很多亲人,这绝对是一件好事、应该做的事。”30年间,胡秀娟作过无数努力,然而因为能想起来的信息有限,最终只能作罢。

生父任本乾这边,老婆与女儿双双失散,在找寻几年后,他到福建打工,并于1991年与现在的老婆结婚,育有一儿一女。虽然是“儿女双全”,但在老任的心中,失散的妻儿是他心头永远无法释怀的痛。

奇迹:

警方、志愿者联动,帮她找到回家路

△志愿者帮她找到了回家路。△志愿者帮她找到了回家路。

在2017年以前,所有的找寻都是徒劳无功的。

就在生父和女儿都迷惘之际,胡秀娟无意间提起的一条信息引起了志愿者的注意。 “当年和母亲一起被拐的还有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和养父说我是重庆梁平新省区(口音误,后经证实胡的老家就在重庆梁平区新盛镇)的。”

胡秀娟的寻亲信息,引起了重庆志愿者“冬天的飘雪”的特别关注,他马上联系了梁平的朋友和梁平当地自媒体“梁平万事通”,寻亲贴在梁平万事通发出后,有4家母女(子)失踪的家庭表示,胡秀娟可能是他们失散的亲人。

△志愿者帮她找到了回家路。△志愿者帮她找到了回家路。

很幸运,任本乾也在这4组家庭之中。任本乾说,这些年,他一直在动员身边的力量寻找女儿,没想到这次真的找到了。

随后,梁平区公安局的民警对任本乾进行了采血,跟志愿者一起组织对胡秀娟、任本乾的DNA比对。“相似度极高,符合配型!”这结果让人兴奋,得知结果的时候,胡秀娟刚生完孩子不久,她和丈夫商量,选定了3月3日,孩子两个多月大的时候作为自己回家的日子。

团圆:

生母正往回赶

△胡秀娟回到了家人身边。△胡秀娟回到了家人身边。

3月3日的团圆还不是最终的团圆,3月4日还有一场“大团圆”:生母李明英已经在从江苏回来的路上,她等着见见分别多年的女儿。

关于当年母女俩如何被拐走,继而失散的事,只有李明英能够说得清楚了,在3月3日的认亲现场,李明英的弟弟妹妹也来了,不过,他们并未提及李明英的更多情况。

李明英也尚未进行采血,从法律上,还不能认定她是胡秀娟的生母。

3日晚,截至发稿前,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再次联系上了胡秀娟。这时,她已在生父新盛镇的家中,“女儿太小了,来了有点环境不适。”胡秀娟说,这个她出生的地方是既熟悉又陌生的,这次回家之路有点特别。

对于4日要见生母的事,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 张旭

上一篇:少年吃15包辣条抢救14小时未清醒 医生:食物中毒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